清狂Aling

与尔同销万古愁。
微博:weibo.com/337579777

【润旭】千秋(先婚后爱/泼天狗血/生子)六十六



六界灵气不足的情况自末法时代来临便越发严重,往昔天帝靠着其余几界的供养不开大阵。而当他们自顾不暇时,天界也不得不筹备大阵所需。


大阵最需要的,是一个阵眼。阵眼得是道法高深的大能,或者天地间数一数二的灵兽。最好二者皆具。


此时天帝站在临渊台旁,灰暗天空一如他此刻心情。望着底下汹涌翻滚的雷云,周围罡气吹得他衣决飘飘,黑发凌乱。


“你把大阵藏在这里,是想保护它不被轻易破坏吗。可这阵你迟迟不下阵眼,你有没有想过把我丢下去?”


天帝面上大骇,他诧异转身。像是完全没想到旭凤会找到这里来。旭凤身披一件玄色兜帽,藏在帽下的神情天帝看不真切。


“我不会……”


他打断,“告诉我实话,你有没有考虑过把我丢下去。”旭凤顿了顿,“或者自己跳下去。”


天帝避而不答,能见到凤凰便是意外之喜了,“旭凤,我以为你不再愿意见我了。想不到你还肯来。”


持续拿话语激他,“我本来是不想来,可与其被你绑着丢下去。不如我自己来。”


“你别过来,离这里远一点。”天帝喊住旭凤前进脚步。自己已站在了临渊台边缘。


摘下兜帽,露出的面容甚是憔悴。旭凤轻轻动了动唇,喊出一个字。随后是他猛然将有一瞬间心神涣散的天帝扯了回来,与之换了位置。


“旭凤!”


……


昏暗禺疆宫内,案牍前的魔尊她只手撑头只是在小憩。可这小憩并没有达到休息的效果,她额上冷汗密布。闭着的眼仍在咕溜溜动着,下意识蹙紧的眉更是昭示她此刻不平静。


撑着头的手滑落,魔尊瞬间清醒睁开血红双眼。她死死握紧双拳,这才压住了差点暴走的魔气。


做了一个深呼吸,她立刻将梦中发生抽丝剥茧最后得出一个结论。天界会完蛋,大家都完蛋。而凤凰,真被润玉骗了。


这是预知梦,不是她简单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。


预知梦她做过一次类似的,那时她初初继位,什么本事都没有。连带着那个梦的准确性都不能保证。最后发现只是旭凤润玉的一个局,根本没有将怀孕天后弃如敝履的事情发生。


可现在不一样,整个魔界都是她的掌中物。以前父尊没做到的,她都做到了。


以她现在的本事方才那个预知梦,绝对是真的。末法的影响越来越严重,连天界都需要大阵了。


“大阵啊。”


她不可避免的想到了魔界阵眼,她不会让那位前辈失望的。


该怎么避免预知梦里面的事情发生呢?将魔界灵气给天界?那是不可能的。


锦觅作为魔尊,迟早要和天界一决高下重回巅峰的。她绝不碌碌无为,即使末法未解,她也要得第一。


鎏英进殿便感到了不一样的气氛,她抱拳禀告,“尊上,天帝巡游已过半。”


锦觅不打算告诉鎏英预知梦的事情,她问:“凤凰开心吗?”


“开心。”这可是大实话,天帝把旭凤哄得一愣一愣的。


“开心就行,凤凰送回来的东西羌活用了怎么样?”她从座上而下,一步步靠近鎏英。


即使锦觅努力和从前一样,但到底有什么还是回不去了。鎏英无法拿她当从前的小公主,那个天真烂漫的锦觅已经消散在魔尊眼瞳里。鎏英更做不到忽视骨子里对强者的敬畏,对君主的服从。


竭力控制想要后退的脚步,鎏英不能让锦觅发现她的恐惧,“羌活很好,不出意外再过几年就会醒了。”


“那你好好看着她,我得去看看凤凰了。”她话音刚落,那一身黑金尊袍瞬间绽放变为水蓝长衫。发间依旧不戴珠钗,只有寰谛凤翎。


鎏英:“遵命。”


欢声笑语的另一边,是被塞了无数狗粮噎到心肌梗塞的天界大部队。大部队无时无刻不在怀疑神生,到底哪里出了错。


天后在有意引导之下,已经对天帝在大庭广众的亲昵习以为常。甚至在天帝凑过来的时候会主动吻他的鼻尖。


诸如此类,数不胜数。


而在这墨镜还没问世的年代,先驱者彦佑君已经聪明的拿叶子做一个可调整的挡板,时不时选择性眼瞎。


这里有喊倒霉的,就有喊幸运的。


反正别人怎么呜呼哀哉都和上元仙子无关,她对帝后恩爱喜闻乐见。


端着甜汤的上元仙子敲了敲紧闭的车辇。不是她故意打扰,而是陛下吩咐了这个时间得来送汤啊。又敲了还唤了,毫无反应。


“陛下?娘娘?”她又唤了一声,“陛下,娘娘,臣进来了。”车辇推开,进入内里。


居室里外空荡荡的,不见人影。


邝露忍不住翻了白眼,他们又跑了!美色误国啊陛下!适可而止啊!我不想一直加班!


丢下一大帮子人的润玉牵着旭凤跑到了人界,此时人界沧海桑田历经无数早不是他们熟悉的那个人世了。


旭凤喘了口气,抬头看天,“我们这样不告而别,真的没关系吗?”


这边理直气壮,“当然没关系!他们肯定开心不用一直见到我们。”


“什么啊都是你!”凤凰小脸一红,甩开润玉自己往前走。


天帝快步跟上,贴在旭凤耳后说:“我们恩爱这是天下大事!一等一的重要!羞什么呢娘娘。”


旭凤瞪他,“不要脸!”


润玉小声嘀咕,“要脸哪追得到你。”


“又说啥呢!”


“没。”全力演示了什么叫做妻管严。


凤凰哼哼两声不理他了,嘴角上扬的弧度又表示了自己的确被哄的很开心。


润玉带他来的是一处城池,也不知道隶属哪个国家,虽然说了他也不知道。二人并肩前行绕过几个小巷,进了大道便被眼前的人头攒动给惊到了。


这座城也不晓得在过什么节日,灯火通明熙熙攘攘。街道两边摆满了摊子,吆喝叫卖声此起彼伏。


旭凤发现这些成双成对的男男女女手上大多都提着一个花灯,小贩也是售卖花灯的多。


“这是什么活动?你什么时候买的啊!”原来在旭凤眼花缭乱时,润玉已经买了一个凤凰花灯回来了。


将凤凰灯塞到旭凤手里,“这是这里独有的节日,相当于七夕。是求姻缘的。”


旭凤听见七夕就扯扯嘴角,“别说七夕。我不是棒打鸳鸯的老母亲,你膝下也没有七个女儿。”


牵着旭凤加入人群中,“万一以后有了呢?”


“干嘛,你想和谁呢!我可不会给你整七个女儿来。”说着狠狠掐了润玉手掌。


被掐得一抖,“哎呦喂!天道酬勤嘛!”


“滚你。”手上却把润玉握得更紧。


一番打情骂俏中,他二人走到了城中心。这城中央立着一座偌大雕塑,雕塑有六人高左右。雕刻着一个男子将心上人抱在怀中远走的样子。


为什么知道是心上人呢?因为城里的人都在拜他们。如果这不是心上人,怎么可能和姻缘有关系。


旭凤绕着雕像走了两圈,最后站定摸着下巴端详起来。他捅了捅身边,“这是不是有点像你啊?”


承认,“就是我。”


那双凤眸瞬间睁大,他质问,“你什么时候抱了别人!还被凡人看见了!你今天带我来是想怎么死?”


天帝急了,“我除了抱你还能抱谁!”


“老实交代!”


这里是凉虢的领地也是曾经的淮梧,当初得润玉里应外合凉虢不费吹灰之力合并了淮梧。但出乎意料的是,现在这块仍然叫淮梧。


昔年凉虢大君亲自送润玉抱着熠王尸首进入陵墓,大君断了龙石为他二人下了墓门。


凉虢敬重疼爱妻子的汉子,尤其润玉这种一己之力颠覆一国的更是可怕。


大君将这座城名定淮梧,以他们的忌日定为节日,即今日的花灯节。他们祈求能有一份这样矢志不渝的爱情。


蹲在河边,放了一个花灯任它随波逐流,旭凤在点点灯火之下凝视润玉。


“怎么?”润玉回望他,“又爱上我了?说来听听。”


不应润玉的调皮,旭凤颇有几分感慨,“有一种千帆过尽的感慨,凡人一世真的很快。阿玉和熠王,我和你。”


润玉下意识抱紧了他,“别这样,我们不是好好的吗。”他捏捏凤凰秀气鼻尖,“带你来是玩的,看人间都在赞颂我对你的一往情深,有没有感动?”


什么一往情深不就是秀嘛,顺带邀功的,“感动个屁,不是说玩嘛!还不走?”


于夜空为景,烟火为衬。润玉朝旭凤伸出手,旭凤对他一笑,牢牢握住。


“想吃什么?”


“这回听你的。”


——TBC——


凉虢臣子:大君,这个节算不算国家法定节假日?


凉虢大君:想放假?做梦!


评论 ( 40 )
热度 ( 333 )

© 清狂Aling | Powered by LOFTER